真人赌钱游戏平台

民族的儿子—圣光集团周运杰

——

打印本文             

周运杰,男,1967 年 1 月出生,河南省郏县人,1990 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现任河南平顶山圣光集团(以下简称圣光集团)总裁。说起周运杰,在他头上笼罩着许多光环: 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的“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 改革开放 30 年民营经济领袖人物”、“ 科技拔尖人才”、平顶山市“五一奖章”获得者、平顶山市“十大杰出青年”、 平顶山市劳动模范、 平顶山市兴市模范,2009 年,他当选为平顶山市人大常委。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以一名民主党派人士的身份,以一个医者悬壶济世的精神,以独特的思维和睿智的目光,舍其体肤,超前运作,赢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以及国人的感谢。随着众多媒体的报道,又被媒体人誉为“无畏铁军的带头人”!

山积而高,泽积而长。高山伟岸耸峙,江河浩荡绵长。凡被人仰视或赞叹着皆始于积累。积累 , 是一种坚持,虽予境万千苦难而不改其志。

奥斯特洛夫斯基说得好: “一个人只有在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国、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创造出奇迹,才会成长为钢铁战士。”在周运杰身上最能体现的就是把“追求和祖国、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那种钢铁战士风范。在他的骨子里有鲁迅笔下那种舍生忘死的民族脊梁精神,有那种对祖国、对人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担当情怀,有那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痴心不改,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变的态度。就是他的这种坚持,在国难当头之时,迎来了媒体的赞誉,迎来了国家工信部和省市县各级领导的关注和支持,迎来了总理的高度赞誉!

以战略家的思维,提前嗅到战争的硝烟,超前部署,超前行动,在举国抗“疫”战斗的警报尚未拉响之前,他就把圣光集团的这把钢刀插入了阵地。

年知天命的周运杰在人生这条巨轮上,有过成功的喜悦、也有过失败的阵痛,风风雨雨的坎坷之路使他参悟出许多刻骨铭心的人生道理,但能触及灵魂的莫过于民族精神、爱国主义、行孝尽忠、乡土观念、天下为公的“家国情怀”。

周运杰是位众所周知的大孝子。为了尽孝、工作两不误,他把八旬老母接到自己的办公室旁边安住,晨省昏定,真正做到了“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2019 年年末,按照每年正常运作规律,周运杰早就把集团的各项工作安排停当,让风风火火干一年的职工们消消停停过个安稳年。腊月二十三这天厂里职工就已全部放假,因为这天是传统的小年节。腊月二十四、二十五两天,他算是过了两天常年不多得的自然起居、心情惬意日子。

哪知,惬意日子之后便是惊涛拍岸!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已悄悄地拉开了帷幕。

腊 月 二 十 六(2020 年 1 月 20 日)这天,本应该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周运杰早早起床步出屋外,花园式的产业集聚区里,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东方天边晨曦初露,满天红云,天籁轻声。他漫步走向母亲的住室,轻轻叩响了屋门。

母亲应声问道: “运杰啊?”

周运杰赶紧答道: “娘,今早想吃点啥?”

周母是位吃饭穿衣都简便、且从不愿麻烦别人,很好相处的农村妇女,特别是对于她那孝顺儿子从没有提过半点要求,所以接过话茬儿道: “啥都中,你看着做吧!”

不大一会儿工夫,周运杰就端来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和面疙瘩汤、热腾腾的蒸馍。周运杰媳妇也来了,娘儿仨其乐融融地用罢早餐。母子俩来到室外,阳光使人倍感温暖,母亲步幅慢,周运杰不得不时走时停,停下来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在手机上看看新闻。

突然,一条中国财经网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标题是: 《春节临近武汉官宣: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力不强可防可控已加强出境离汉人员管控》。

报道称: “截至 1 月 17 日 24 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62 例,已治愈出院 19 例,在治重症 8 例死亡 2 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患者均在武汉市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 763 人,已解除医学观察 681 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者 82 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新增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追踪排查正在进行中。”同时又称: “国家先后派出 5 名呼吸内科、感染科专家,与湖北省 26 名省、市医疗专家组成联合医疗救治专家组,采取轮班制,24 小时值守市定点医院,负责对病例进行指导和会诊,参与危重症病例的医疗救治工作。同时,从全市抽调一批医疗骨干支援市定点医院,全力以赴救治患者。”

周运杰看着这则报道心里甚觉纳闷,既然这种传染病武汉有能力“可控可治”,为啥在大春节里,又让国家派专家?他哑然失笑,但传染病与他集团的产品有关,此时开始他便对这类新闻格外关注起来,直到晚上他查找出了上百条关于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的新闻。

战略家的思维与常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战略家看问题多数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是一种跳跃式的思维,往往大战没有来临之前就能嗅到那丝时断时续的硝烟味道。这一夜周运杰没有睡好,作为自幼酷爱医学、立志悬壶济世,大半生与医界相伴、又心地慈善的他心里特别害怕,害怕武汉的传染病泛滥成灾。因为他知道传染病就是旧时说的瘟疫,瘟疫是比战争更可怕的战争,抗日战争中日本人为了消灭中国不惜代价研究细菌战。历史上,在 1664 年春天,一场瘟疫颠覆了大明的江山。更让他害怕的是,瘟疫蔓延会给人类带来死亡的灾难……

“这是一种烈性传染病。”这是周运杰的第一反应。

一贯有着将军带兵作风的周运杰没有多想,随即拨通了集团党委书记普永红的电话。“普书记,我看到一条不好的消息,武汉那边有传染病了……”周运杰开门见山,“你赶快来集团一下,有些事情咱一起商量下。”

民营企业一般都是董事长、总经理说了算,但圣光集团这家民营企业则是个例外,作为企业总裁、民主党派人士的周运杰总是把他的工作思路、商业战略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一般大事决策,他都先向党委汇报,达成共识之后再下发子公司。

普永红是 20 世纪 80 年代末毕业的大学生,原本分配在一家条件较好的国企工作。单位好、工资高、工作清闲,然而年轻人正像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风华正茂,朝气蓬勃,清闲安逸似乎不适合她的个性,后来经人介绍到圣光集团帮忙整理账目。当时的公司刚刚起步,注册资金不足百万元,企业正是举步维艰的时候,百废待兴,很不像样子。帮一段时间忙后她发现公司逐步有了起色,且公司老板颇具个性,工作有思路,带人有方法,办事讲策略,特别是他那“先做人、后做事”的为人理念和强悍、强硬的工作作风,使她的思想发生质的变化。就在普永红认准公司的同时,老板也看上了她这个年纪不大、业务较强、说话果断、能力超群的“小不点”。一拍即合,普永红进了这家民营企业。再后来,她由会计到财务总监,再到党委书记。20 多年来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磨合成政治同向、思想同心、工作同抓、责任同担的好班子、好搭档。

30 多公里的路程,普永红不到半个小时就风风火火从城区驾车赶到了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周运杰还在看手机。普永红一只脚踏进门里,周运杰就说: “普书记你看看,‘国士’已经发话: 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

普永红接过手机,看到的是钟南山院士的宣言: “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

周运杰说: “新型冠状病毒之所以说是‘新’,那就说明是刚被发现,因为‘新’估计目前还没有什么特殊疗效的药物。武汉地域面积 8560 平方公里,固定人口、流动人口 1500 多万,人员密集程度可想而知,病毒能够人传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信息。现在国内国外都有已发病例,我们是生产防护服、隔离衣、医用口罩的生产厂家,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能马到临危、临渴掘井啊!”

普永红大脑在快速运转着,凭着共事 20 多年的经验,她知道周运杰不是那种追名逐利的人,他的决策绝对是以大局为重。自己身为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她唯一的宗旨。总书记、总理都指示党员当应躬身践行。她抿嘴一笑说: “干吧!啥时间开工?我支持你,职工的思想工作我来做,冲锋陷阵愿当先行官。”

民族的儿子—圣光集团周运杰

圣光集团总裁周运杰

周运杰端起水杯哈哈一笑,“有党支持,有党做坚强后盾。通知下午召开中层领导会议,明天正式开工”。

下午 3 点钟,十几位中层领导齐刷刷坐在集团办公室里。普永红首先传达了总书记的要求和总理的批示。

周运杰面带微笑地对大家说: “今天把大家叫回来开会,真是对不住大伙儿了,但事情紧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估计网上的信息同志们都会看到,武汉发现了可怕的传染病,且国内国外都有病例。刚才普书记已传达了总书记和总理对这次病毒传染的高度重视和指示精神,我们集团作为生产医用防护服、口罩、隔离衣的厂家,遇到这样的疫情没有退路,因为这关乎着许多同胞的生命健康,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关键时刻敢于担当是勇气,不愿担当是懦弱,害怕担当是逃兵。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就该有敢于担当的志气,有敢于担当的勇气。我知道今天是腊月二十七,再有4天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热闹的春节了,大家忙活一年了谁都想在春节里举家团聚,安安稳稳过个团圆年,但是武汉的1000 多万人民此时正惶惶不可终日,他们需要大批的医务人员为他们治病,要想保证那些敢于担当救死扶伤的医务人员安全,必须用医护器材、拉起一道安全防护墙,所以为了武汉人民的生命、为了医护人员的安全,我们必须做出必要的牺牲。时间紧迫,道理我不多说了,会议的中心内容一句话: 现在开始按照班组,通知员工,今晚进厂,明天八点准时上班。”

周运杰温和的语气像一道惊雷,在场的领导们都被震蒙了。他头也没回径直走出会议室。

周运杰要忙他的大事情,如何筹措资金、如何增加设备、如何调拨原材料、如何协调沟通……

周运杰一走,后面的事情都交给了普永红。

普永红铿锵宣布: 集团决定,总裁周运杰任圣光集团抗疫疾控指挥部指挥长,我和柯锐总经理为副指挥长,生产、财务的负责人,各车间主任为成员……接下来她又宣布了具体分工,强调要求,职工食堂晚上八点钟前准时做好饭菜,以备工人之需。大小车辆司机自近至远

迅速赶来集团。工作中遇到一般问题电话沟通……

会议召开了,机构健全了,指挥部成立了,任务下达了。

1 月 21 日下午 5 时许,圣光集团抗疫疾控工作正式拉开了序幕。

霎时间,圣光集团上空,层层叠叠飘动着无数道无线电波,重叠交错的电话铃声和焦急的对话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派鏖战中军营指挥部的忙碌紧张景象。

工作开始,问题随之而来。春节放假职工居住分散,家住集团附近的职工召之即来,有的职工家距集团几十公里开外。寒冬腊月天寒地冻,下午 5 点多太阳就滚下山坡,天黑路遥这是实际情况。

普永红果断发出指令: 分好线路,派车去接。

1 月 22 日一大早,圣光集团口罩生产车间 40 多名职工,齐刷刷提前上岗,瞬间,震耳欲聋的机器声穿越大气层,响彻在刘山之阳、汝河之滨。

在圣光集团职工甩开膀子轰轰烈烈大干一个昼夜之后的 1 月 23 日,江城上空才拉起抗“疫”的警报,武汉政府正式宣布: 三江封城。两天过后,疫情蔓延,神州俱惊,全国启用了一级战时防控模式,一场全民皆兵的抗“疫”之战正式打响!

面对困难,迎难而上。在周运杰眼里困难是培养他伟大心志的“保姆”,就是这冷酷的“保姆”,培养出了他的勇敢和刚健。在抗“疫”战斗中他以钢铁般的意志,为一线抗“疫”的勇士们打造“战袍”、生产口罩,筑建绝密无疏的“防火墙”。

周运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微闭双眼半躺在沙发上,他困了,确实是困了,自看到那条信息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他的大脑一直在考虑集团生产复工的事情,尽管他躺在那里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大脑仍在高速运转。

思维的烈马把周运杰驮到往事的回忆中,几十年来风吹浪打,历经坎坷磨难,摔倒了爬起来,摔疼了憋回眼泪继续前行,坎坷和磨砺使他悟出了更多的道理,只有眼界放得更远、心胸敞得更宽、目标竖得更大,才能做到“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国、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才会创造出奇迹”“只有心装天下的人,才能关心天下事”。

周运杰的思维马上又回到了武汉,武汉这个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内陆最大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假如管理失控疫情蔓延,1000多万人得需要多少医护人员?需要多少医护器材?交通如此便利,疫情进一步扩散,14 亿中国人、960 多万医护人员,又得需要多少医护器材?一组令人头大的天文数字使他想而不敢后想。继而他又把思绪拉回到了自己的集团,因为医疗防护器材是冷门行业,全国正式审批生产的只有 40 多家,正常情况下,这就足以满足国内市场需求,所以精明的企业家谁也不愿意有过剩的储存。自己的圣光集团算得上国内挂上名的企业,按需生产的日产医用和民用口罩 3 万只左右,隔离衣、防护服不足 7 万套。那么眼下国内有多少库存呢?几组干枯的数字对比使他巨大的压力陡然升级……

正当周运杰在想如何扩大生产、应对疫情时,手机骤然响起。来电者是信阳市一家医院老客户,彼此熟悉,没有寒暄的客套,接通电话对方就直接说: “周总啊,赶紧给我们安排 500 件防护服、500 件隔离衣,20 万只口罩吧!”

“哦,哦!”周运杰自然而然答应着。

对方焦急的嘱咐道: “车已备好,明天一大早就到,别误了我的事啊!”

周运杰打了个激灵,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疫情已经对外扩散了,他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开始抢购医疗器械了,但又不好意思得罪老客户,于是语气温和地说: “老伙计是这样,年关了职工全部放假了,库存不多呀,少给你些吧!”

哪知对方更急了: “周总啊!年底我们没有进货,现在武汉那边的疫情已扩散到我们这里了,已存的口罩、隔离衣极少,恐难维持不了三五日,院长焦急,责令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保证医护职工的安全……”

周运杰通话的时候,手机里不断传出新的来电信息。

周运杰一看是洁利康医疗用品总经理柯锐的来电,他立马把电话反拨过去,柯锐追不急待地问: “周总我现在到公司门口,下车就被一群顾客围住了,他们急需隔离衣、防护服,而我们的库存太少了咋办?”

周运杰果断地说: “合理分配,不能让所有客户空手而回。”

周运杰的回答是商道上应遵循的“信誉”,在他的经商之路上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他常以“先做人,后做事”“我把自己所有的资源奉献给所需要的人,当我发展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别人的支持”为经商的基本准则。

两个电话把他从思索中惊醒,一个重大决定在大脑中形成,周运杰立即打电话叫普永红到他办公室。

两个人就集团现有的基本情况,疫情发展趋势和将会出现抢购医疗器材所面临的现状,进行科学、认真、全面的分析。当晚十点多两人达成最后共识: 一、抓紧时间让原有职工尽快全部上岗,同时迅速增加新员工;二、让营销部通知原材料采购员迅速与各个厂家联系,订购原材料;三、立即着手筹措资金购置新设备,扩大生产;四、强调每个领导,要坚守岗位,各守其职,各司其责,绝对保证集团正常生产;五、让管理部、财会部和核算部拿出职工补助和鼓励职工加班加点生产的特殊时期奖惩办法;六、让办公室拿出有可能出现的预案和应对方案。

1 月 22 日上午,周运杰听到车间里机声隆隆,看到职工们忙前忙后的身影,复工这块心病总算去除了。然而让他更焦心的事还在接踵而至……

柯锐从子公司打来电话: “周总,厂门口挤满了购货采购员,我们每天只能生产 1000 件产品,我咋给这些老顾客交待啊!杯水车薪咋分配呢?”

柯锐说的问题周运杰还没有考虑到解决的办法,湖北那家老客户又打来电话: “周总,我们已到你厂门口……”

周运杰应付着答道: “好好好……”

接二连三的浙江的客户来电、江苏的客户来电……一个个急如星火的老客户电话,使周运杰接不应暇……

最让周运杰焦心的是营销部的几个电话,昨晚连夜去郑州采购原材料的采购员昨天已经电话约好,今天再打电话开始没人接,后来干脆关机了。昨晚去湖北省仙桃进货的采购员今早接到对方电话说他们也缺货……

周运杰急了,亲自拨通了江苏省江阴的原材料生产厂家,这是他共事多年的老客户,彼此信誉像老朋友一样。周运杰原本想这该是一条顺利行通的路,谁知对方电话说: “老伙计,我这儿真的没有什么库存啊!……”

一个“没有什么库存”,让周运杰听出来话外之音。“有多少我要多少,你说吧,是给不给?”他这霸道而带着生气味儿的语气,对方似乎闻到了这个中原汉子身上的火药味,极不情愿地说: “好吧!那你来吧!”

周运杰得到这句话心里稍许有些安稳,但企业老总遇到关键时刻是事无巨细,大小事情都得由他拍板定案,出面解决。

2020 年 1 月 24 日(己亥年除夕日)中午,武汉疫情已呈向外快速蔓延之势,湘、豫、皖等多个省份已大量出现疫情,抗“疫”的呼声愈来愈紧,郏县部分乡镇开始封村堵路。深夜零时许,忙完一天工作的周运杰来到了生产车间,干部职工全员在岗,生产车间机声隆隆,灯火通明。他走在每台机器前一一向职工们问候,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钟才回办公室。

1 月 25 日(庚子年大年初一)这是个不寻常的春节,周运杰从早上 5 点 40起床,一直忙到次日凌晨 3 点多。职工干部们在“多做一件产品就是为疫区多一份贡献”口号的感召下,不光坚持了照常上班而且争分夺秒,产品基本满足了客户的需求。

1 月 26 日,集团接到上级关于“医用防护器材”由国家统一调配的通知。

1 月 27 日,国家工信部原材料司司长王伟亲临圣光集团调研疫情防护物品生产供应情况。

1 月 28 日,周运杰力排众议,坚持按照国家统一调配,将该集团的第一批抗“疫”物资——3000 套防护服,送往武汉灾区。

从 1 月 22 日到 30 日,周运杰凭着钢铁般的超强意志,像铁人一样,每天休息时间不足 5 个小时地超负荷运转。然而,就在这 9 天时间里,公司先后新招员工 457 人,周转筹措和政府支持贷款 1000 余万元,并行程万里有余辗转鄂、鲁、豫、冀等五个省份,购回原材料数十万吨,让原日生产 1000 件隔离衣、防护服,3 万只口罩的生产量,跃升至日生产 40000 套防护服、500 万只口罩。让一个少原材料、缺职工的企业超常运转起来。

有了产品又来了新的问题,因市场医疗防护器材奇缺,接踵而至的是拉关系、套近乎、叙旧情想方设法为能买到防护器材。函电交驰的购买客户,使周运杰再次忙得不亦乐乎。更有甚者是一些投机商又掺和到了高价购买的行列,出高价购买,价高得令人咋舌,愿掏高出原价的三倍、五倍。面对这样的卖相,周运杰思想少有动摇,这可是个发横财的良机,但是周运杰有他的原则,他坚定地说: “作为企业,应该为国分忧,时刻与国家保持一致,在国家、国人有难的时候,要拿出咱的责任和担当,决不能赚取国难钱,我们的产品要用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

周运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整个疫情期间,圣光集团的医疗防护产品全部按照国家所需低价调拨。他的家国情怀使国人和国家工信部及省市县领导的深受感动,2 月 1 日,总理亲自接通周运杰的视频电话并给予他很高的赞誉和鼓励。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为了“疫区”同胞,为了国计民生,为了总理重托,他不惧艰险,“踏雷”逆行;万里奔袭,四下羊城。以无畏的英雄气概,展示了一个钢铁战士在国难当头时的无疆大爱和博大胸怀,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张抗“疫”的满意答卷!

圣光集团第一批抗“疫”物资装车起运之时,明眼人在行动中就看出了周运杰那种无私忘我、全心为人民利益的精神,看出了周运杰践行“家国情怀”的决心,看懂了圣光集团在国难当头忧国为民的态度。他这种“商道”上的高风亮节,令国人刮目相看,也引起了各级领导的注意。

第一批抗“疫”物资起运当日,河南省工信厅代表省抗“疫”指挥部与圣光集团签订合作协议,实现圣光集团生产的医用口罩、防护服等疫情应急防护用品按照国家统一调拨政策,全力确保疫情重点地区的供应保障。

1 月 30 日上午,河南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黄强带着省委省政府的关怀和慰问,与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李涛,平顶山市市委市政府、郏县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来到圣光集团,先后在集团公司总部和子公司洁利康防护服实地调研,针对集团在紧急的抗“疫”时期面临的实际困难和问题,提出具体指导意见,要求各级、各部门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意识,服从服务于疫情防控大局,千方百计帮助企业解决生产供应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为企业顺利高效生产防疫物资提供有力保障。

平顶山市市长张雷明、郏县县委书记丁国浩等领导向黄强保证: 坚决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始终与党保持高度一致,以党和国家大局为重,全力支持、帮助企业解决生产供应中遇到的困难,绝对服从国家的统一调配。

当天晚上,张雷明和郏县县委、政府领导,鲁山县县委、政府领导分头行动,走村串户,连夜又为圣光集团招来130名职工。

省市县领导实实在在的关怀,让周运杰感动得热泪盈眶,顿觉浑身上下一股热流涌起。他暗下决心: 即使自己舍其体肤也不能让抗“疫”一线的勇士们流泪、流血,也不能让灾难中的疫区同胞们熬煎度日,也不能辜负领导们的真情和厚望……

民族的儿子—圣光集团周运杰

忙碌的防护服车间职工

时隔一天,一个更大的激动让周运杰三生难忘。

2 月 1 日,总理在首都连接上了周运杰的视频,视频那头总理温和的语言,真诚的问候,无微不至的关怀,句句如雷贯耳轰鸣在周运杰的耳边,他鼓足勇气向总理保证: “国家的困难就是企业的责任,我们坚决排除万难,不讲条件,不讲理由,能多生产一只口罩、一件防护服就多做一份贡献……”末了总理又嘱咐道: “希望你们开足马力,保质扩量增生产……”

总理的嘱咐像春风沐雨使周运杰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他在召集集团领导传达落实总理指示精神的同时,就已下定决心,为确保抗“疫”一线医护勇士们的安全,为了“疫”区同胞们早日走出阴霾,为了不辜负省市县领导们的殷切期望和支持,为了将总理“保质扩量增生产”的愿望落到实处,不管前方的路是悬崖还是坦途,不管“八千里路云和月”,自己将要义无反顾,舍其体肤,做好抗“疫”一线勇士们的坚强后盾。

现有条件增生产是周运杰能把握住的,因为现有的老员工多数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知根知底儿的兄弟姐妹,只要他大手一挥立马就是群情激奋,所向披靡。但要扩量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他太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眼下时值春节,自己的行业是冷门生意,那么制造冷门生意的厂家无疑也是冷门厂家。为此他在首先抓好现有生产的同时,积极和同事们一起联系熟悉的生产厂家、查找新厂家。

他们打出去了不少电话,但回答的结果没有一家是令人满意的,要么没人接电话,要么没有现货。

2 月 6 日傍晚,周运杰突然联系到了广东省惠州市隆合科技有限公司,电话里说他们有制口罩机现货。

这下使周运杰喜出望外,他迅速叫来普永红,决定到惠州市去购买生产口罩机。次日就在他们准备打款时,隆合科技有限公司来电,说他们原存的产品刚被当地一家生产口罩的厂家抢走,不让再打款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周运杰如坠冰窟,眼望着天花板足有好几分钟缓不过劲儿来。等他低头望向普书记时,果断地说出: “我得亲自去惠州一趟。”

一向虑事周密的普永红看着手机,没有当即答复。

十分钟后,普永红说出一串惊人的数字: “从我们这里到广东省惠州市,直线距离 1497 公里,自驾行车理论上需要 17 小时 25 分,途径河南、湖北、湖南到达广东省。据媒体报道: 1 月 19 日广东省确诊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以后,日呈上升局势。1 月 23 日广东全省确诊病例 21 人, 惠 州 市 确 诊 5 例。1 月 30日广东省日增新病例 70 例,惠州市日增5 例。2 月 3 日他们那里确诊病例已高达790 多例、日增新病例 114 例,惠州市确诊 29 例……”

普永红目光从手机移开,面向周运杰发问: “且不说距离遥远、花时较长、疫情如何,单凭你是集团的主心骨,这个时候你去觉得合适吗?”

普永红与周运杰日常的关系,就像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与军区的政治委员一样,她在业务这一块是绝对支持他的工作。这方面周运杰对普永红是心存感激,感激她这个党委书记总能在关键时刻为他点亮一盏“心灯”。有时他也恨自己因出身(周运杰原出身富农成分)不好,没有加入党,所以自己全身心支持普永红搞党建,把集团的党员活动室打造得比集团办公室亮丽得多。听着普永红的诚恳忠言,周运杰说: “我觉得惠州那里该有库存产品,昨天有,今天被人抢购了,有那么巧吗?无非是节外生枝有什么变故而已。只有我去才能给人家说清情况,争取他们支持咱,否则,生产设备弄不来,我将对不起疫区的同胞兄弟,对不起舍生忘死的一线医护人员,对不起领导们的关心支持和总理的嘱咐,会被良心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愧疚终生。”

普永红太了解这个总裁了,周运杰干起工作从来就是“儒家情怀”,要脸不要命的“拼命三郎”,大是大非面前从不含糊。思来想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只有一个,她脱口而出: “我去。”

周运杰凝视着这个共事 20 多年的老战友,心想党员就是这样见利益就让,有困难就上。但此时不比平时……

周运杰不容置疑地说: “你把集团总部与各个子公司的事情妥善协调好,明天一早我去惠州,就这样定了。”

2 月 8 日早上,周运杰车上装着泡面、矿泉水,乘车踏上南下惠州的征程。

一路上电话铃声不断,车内又成了他的临时办公室,司机心疼地说: “周总手机关会儿吧,昨晚你休息时间不足三个小时。”

路上多处服务区被封,夜里、司机开上一段路,周运杰让司机休息一下,自己驾驶百十公里,实在困了他们就选个紧急停车位、打开双闪,微闭双眼眯一会儿。

次日凌晨 5 点多,经过 20 多个小时驱车终于赶进了惠州城。然而昔日莺歌燕舞的南方城市待他们赶到时,大街小巷静悄悄的,发着寒光的路灯似乎在告诉路人,疫情严重,街上不宜久留。

2 月 9 日早上 8 点钟,俩人按照导航赶到了隆合科技有限公司门口,找到了曾有过电话联系的公司副总何爱彬经理。何经理听完周运杰一路坎坷奔袭而来的经过很是感动。他没有再说库存,而是直接把周运杰领到总经理王唯东的办公室。周运杰凭着耐心和诚心硬是感动了王总,三个小时下来,王唯东答应低价卖给圣光集团 10 台口罩生产机。

民族的儿子—圣光集团周运杰

机械化的口罩生产车间

周运杰满意地走出隆合科技公司大门,此时红日中天,肚子里饥肠辘辘、司机带上他街道上转了一圈,家家饭店、封门闭户。他只好牙一咬说: “走、咱找个地方,还吃咱的泡面去。”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回到郏县的第二天,一个令他头蒙的电话使他又陷入了焦急之中。何爱彬经理来电说,就在他们把生产设备装车时,接到上级通知,一切医疗器材设备不准外销。各路口已被封死。

就在他山穷水尽之时,周运杰灵机一动想到了国务院驻厂督导的特派员柳新岩同志。

柳新岩同志,是疫情期间国务院001 号特派员,进厂来为圣光集团办了许多好事,解决不少实际困难,特别是协调商丘市政府一次性给集团调拨了 30台压条机和 60 名熟练工人及维修工。公司急于用工期间,柳新岩身为一名司厅级干部,礼贤下士,深夜入村串户动员村民,一次性招来一百多名新员工……

柳司长听完周运杰的请求,二话没说,抓起电话,要通了广东省工信厅,问题迎刃而解,周运杰脸上又绽放出了笑容……

一晃三天时间过去了,电话里终于传来了设备已装车起运、请准备人员安装试机的消息。

尽管这次运来的只有两台机器,但是还是把周运杰高兴坏了。

平顶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协调平煤神马集团、平高电气、平顶山煤矿机械公司等国有大型企业的相关部门、抽调 60 名电气工、机械工程师来到圣光,无私帮助安装、调试设备。

其间,周运杰又是夜以继日地泡在车间里。

调试成功。隆隆机声把周运杰带入了美好的憧憬中,憧憬着 68 台机器全部到位,到那时圣光集团才真是如虎添翼。

然而现实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美好,在周运杰细数一天、二天、三天……的时候,机器依然在惠州厂家没有装上车。接下来,他又二下、三下、四下广东,和柳司长又是多方协调下。

说起周运杰四下广东买设备,里面还有段尴尬和九死一生的故事。

20 天一直等待,一直没有运来的口罩机设备,使周运杰待心急如焚, 2 月29 日一早他就决定第四次去惠州催要设备。

哪知这天格外忙,一直忙到傍晚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夜里 21 点 10 分才走出厂门,因火车晚点,11 点多他和河南电视台新闻频道驻平顶山市记者站站长许继彬才坐上车。狂奔一夜,黎明时分赶到广州市,走出车站、坐上接他的轿车马不停蹄向惠州疾驶。

上午 10 点多,正在王唯东经理办公室谈设备时,王经理无意间发现周运杰左右脚穿的不是一双鞋子,便戏笑着说: “周总千里奔袭,原来穿的是双鸳鸯鞋啊 !”

一句话把周运杰说得面红耳赤,他羞赧地、实事求是地解释道: “让王总见笑了,来时着急穿错了鞋子。”

周运杰的坦诚,令王唯东肃然起敬,暗想他们一个固定资产数千万元的集团老总,为买设备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亲自过来,还能忙得千里之行把鞋子穿错,其一心为厂的行为,堪比“周公吐哺”。随即他便拍着胸口说: “周总啊,就凭您的诚心诚意和这双穿错的鞋子,设备

一事不要再说了,不管我冒多大风险,今天下午先给你们装 16 台机器,明天一

早起运到郏县。十天以内保证把你们需要的设备全部发去。”

周运杰得到王唯东这句掏心窝子的话,悬着半个多月的心终于放下了。他兴奋地对许继彬说: “许站长,这事总算是办成了,咱找个地方歇歇,吃顿消停饭,歇好再回家。”

周运杰带着司机和许继彬转来转去,惠州城里依然是宾馆停业饭店关门,三个人坐在车里吃完泡面、踏踏实实地打起了鼾。

下午,周运杰再进隆合科技公司,亲眼看着把设备装上车。华灯初上的时候,周运杰三人驾车,踏上了返郏之路。

“春风得意马蹄疾。”路上,三个人轮换开车,周运杰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许继彬抓准时机迅速按下了录制键,悠扬的歌声、清晰的画面、周运杰潇洒的驾车技术,无一不收入镜头、留下永恒的记忆。

深夜 22 时许,三个人拐进服务区,坐在花池边每人又吃一桶泡面。

凌晨 1 时许,飞驰的汽车正在武深高速上行驶时,“咣咚”一声巨响把周运杰、许继彬俩人都惊醒了。

许继彬睁眼一看,不禁失声: “乖乖呀!”车头抵住了路边水泥护栏了。他赶紧喊道: “周总周总,你没事吧?”

周运杰嘿嘿笑着说: “没事儿。”

司机吓得惊魂未定,周运杰看他直盯盯地坐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你没事吧?”

司机惊吓得摇了摇头说: “哦!我也没事儿。”

许继彬下车用手机定了定位,出事地点是: 湖南省醴陵市辖区的罗霄山脉,武深高速李陵段冷水潭附近。他伸头看看水泥护栏的前方,黑咕隆咚一眼看不到沟底。 他惊呆了,问: “周总,这沟20 米深不止吧?”

周运杰又是笑着说: “不知道,又没有丈量。来吧,咱赶紧把咱的车鼓捣鼓捣,深更半夜的还得赶路呢!”

好在车的发动机没有受损,只是车头前脸和轮胎变形了。三个人把车简单的整理一下,周运杰坐到驾驶员位置上,于是,高速路上留下了弯弯曲曲的轮痕……

天明十分,他们艰难地把车开到醴陵市,司机留在那里修车,周总和许站长提前返回了。坐在火车上许继彬风趣地说: “周总,要不是你的大富大贵,现在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周运杰说: “这是大家的福,有福同享嘛。”

许继彬又说: “古人云: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这次大难之后,圣光集团定会腾飞发展呢。”

周运杰坦然一笑说: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等到 3 月 8 日,王唯东随设备来到圣光集团,目的是要到周运杰这里看个究竟。当王唯东看到圣光集团的职工们以主人公的姿态大干快上的劲头,由衷地佩服周运杰是个人才,笑着说: “周总啊!能人志士都出你们周家了,历史上有周公辅佐成王,面对天下人,招贤纳士。后人留有‘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名句。今天你这个‘周公’在当今的社会经济大潮下,能把你的职工思想武装得千人一心,确实不得了啊!”

是的,周运杰在抗“疫”战斗中带领集团员工,以无疆的大爱和朴素的家国情怀,筑牢了群防群控的防线;以上交国家 58.464 万套防护服、8 万套隔离衣和 964.57 万只口罩的惊人数字向党和人民交了一张抗“疫”的满意答卷!


分类: 企业新闻  
上一篇河南圣光集团总裁周运杰: 为了使命 不怕玩命
下一篇圣光集团致敬“抗疫天使”
Powered by 
真人赌钱游戏平台 泛亚电竞 BG视讯 IM电竞 BG视讯 NBA竞猜 王者体育 贝博bet体育 ballbet体育 BG视讯 水果机游戏